中信湘雅生殖医生卢光琇教授介绍孕期D二聚体升高有那么可怕吗?

时间:2021-11-02 15:55 来自: 生殖中心

  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

  从前简单,化验检查少,也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现在化验检查很多,化验检查越多,越是会带来更多不必要的烦恼和不必要的干预。

  D二聚体(D dimer)就是一个给很多孕妈带来无限担心和烦恼的指标。

  以前在孕期是不检查D二聚体的,后来在少数特殊的病例中检查D二聚体,再后来就开始在所有的孕妇中检查D二聚体了。

  检查多了,问题也会增多,现在以至于不少医院和医生只要发现孕妇D二聚体升高,就会告知有血栓风险,就会建议注射低分子肝素,而且是用了就不能停,从早孕期用到分娩前。

  今天我们不谈D二聚体在反复自然流产中的价值和意义,我们只谈D二聚体和没有反复自然流产史的孕妇的关系。

)$M$M$S)6Y(FEJFMX4)[4FY.png

  首先告诉大家一个结论

  不推荐D‑二聚体作为孕产妇VTE 筛查、诊断、预防或治疗的参考指标。

  也就是说,不能仅靠D二聚体水平来预测深静脉血栓的发生,也不能仅依据D二聚体升高就使用低分子肝素。

  首先,D二聚体的水平是随着孕周的增加而上升的,没有一个孕期单一的正常值范围,应该建立早孕期,中孕期和晚孕期的正常值范围。

  D二聚体的水平随着孕周的增加而逐渐和显著上升,在孕晚期达到峰值,99%的孕妇的D二聚体水平是高于传统的切割值500 µg/L的。

  也就是说,如果每个孕妇都去查,那么99%的人都会是异常的,也都有可能会被建议用低分子肝素!这太过了。

  没有充分的证据支持单纯依靠孕期D二聚体的水平升高就使用低分子肝素来预防血栓的形成,也没有任何一个国际或国内权威的学术组织推荐这么做。

  以前是大家普遍不重视妊娠期和产褥期的深静脉血栓,是too little太少了,too late太晚了。

  现在是过度的检查,过度的干预,过度的用药,是too much太多了,too soon太早了。

  如果你是理工科毕业的女博士(学文科的女生也就算了),可以去网上搜一下,阅读今年刚发布的中华妇产科学会产科学组的“妊娠期及产褥期静脉血栓栓塞症预防和诊治专家共识”。

{N`XE9]YJK`M(XVP[3QMPE4.png

  我把其中和D‑二聚体相关的问题5摘录给大家。

  问题5:D‑二聚体在筛查和诊断妊娠期及产褥期VTE 中的价值如何?

  【推荐及共识】

  5‑1 不推荐D‑二聚体作为孕产妇VTE 筛查、诊断、预防或治疗的参考指标。(证据等级:专家共识)

  非孕期D‐二聚体水平在正常范围对于排除VTE的诊断有帮助。但是,由于D‐二聚体水平在妊娠期间普遍升高[19],应用D‐二聚体这一指标排除妊娠期及产褥期VTE的价值非常有限。

  我国的研究也发现,妊娠期及产褥早期血浆D‐二聚体水平均高于正常人群,且产褥早期血浆D‐二聚体水平较晚孕期显著升高,并随产后时间延长呈下降趋势,提示,目前用于筛查非孕人群VTE的推荐血浆D‐二聚体参考值范围(≤0.5 mg/L)并不适用于孕产期妇女[20]。

  因此,不推荐D‐二聚体作为孕产妇VTE的筛查或诊断指标;更不推荐以单纯D‐二聚体水平升高作为VTE预防和治疗的依据。但在明确诊断的VTE患者的治疗过程中监测D‐二聚体水平还是有必要的。

  以上就是“中信湘雅生殖医生卢光琇教授介绍孕期D二聚体升高有那么可怕吗?”的有关内容了,您如果还有其他寻求最专业的医疗帮助,可联系我们,直接与被称为“试管婴儿之母”的卢光琇教授上海团队进行沟通,全国免费官方热线:4006-031-796 / 17702122021(同微信)”。致力于为每一位准爸妈提供全方位的试管婴儿受孕服务!

  详情请访问  卢光琇  http://luguang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