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医学与医学遗传学家、试管婴儿之母卢光琇,中南大学教授,主任医师,“湘雅名医”,我国著名的生殖医学与医学遗传学家。医学遗传学、发育生物学、干细胞工程学、生殖工程学和生命伦理学博士生导师,享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我国人类生殖工程领域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在辅助生殖技术和优生优育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同时担任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医学会副会长,湖南省科协副主席;卫生部生殖健康专家组成员、全国产前诊断技术专家组成员,中国优生优育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历任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湖南省主委、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等行政职务。她领衔的 “人类辅助生殖和精子库的关键技术及其在生殖健康中的应用”两次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640.webp (8).jpg

  试管婴儿,如今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已经不再陌生,其合理性也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但在当初,卢光琇和她的同事们攻克技术难关,终于使试管婴儿从梦想成为现实时,当时的社会舆论中曾出现不少反对的声音。在这些反对声浪中,最有代表性的声音是,试管婴儿技术违背了中国计划生育的国策。

  记者:现在卢教授被人们尊称为“试管婴儿之母”,但在您培养出第一例试管婴儿时,当时人们怎么看待您?

  卢光琇教授:当时因为我们国家的条件很差,所以有些人的思想还是认为:中国人口这么多,你为什么还要搞试管婴儿。她不生的就让她不生,反倒可以减少人口。但是我父亲和我都认为,计划生育就是要做到:能生的不要多生,要优生;不能生的也要让她生,让这个家庭稳定,一个家庭就是社会的细胞,这个才叫计划生育。以前是不生的就不生,就没想到控制数量里面还包含着:让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健康的孩子。

  配音:正是基于这种朴素的愿望,卢光琇沿着父亲所开创的优生路子,一直走到今天。而实际上,试管婴儿的诞生,还有着这样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背景:那就是由于环境污染、地球变暖、生育年龄推迟等原因,全球人类的精子数量和质量出现持续下降的趋势,与之相伴随的是,女性不孕不育的发病率也在不断上升。这种趋势为试管婴儿技术提供了巨大的社会需求。从1988年我省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至今已有将7万3千多个试管婴儿名试管婴儿在卢光琇所在的实验室中顺利产生。

  记者:有人会认为,试管婴儿是不是在试管里培养出来的婴儿?是不是这样?

  卢光琇教授:不是说试管婴儿在我这里,用试管养着,不是这样的。他在体外仅仅是三到五天,然后我放到子宫里面去以后,那么她的整个妊娠过程就像正常自然人一样的过程。仅仅只是说,我的试管代替输卵管。图片

  过去取卵,开始时是开腹,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们是开腹取卵。以后就是腹腔镜取卵。现在我们用的是B超引导下的阴道穿刺。这个方法非常快,就是一个阴道探头,把这个探头放到阴道里面。我们还有一个穿刺架放在这个上面,还有一个取卵的针。这里还有图像的显示,可以看到她卵巢的情况,然后进行取卵。

  记者:这个取卵的过程大概需要多久?

  卢光琇教授:其实这个过程是很短暂的,大概只有三分钟左右。我们现在还采用了全麻方法,让病人在取卵过程中没有痛苦。然后取出卵子以后,我们对它们进行成熟度的评价,看它们到底熟不熟?很熟的我们怎么处理,不熟的怎么处理。这个时候就要决定:如果这些卵很熟了,丈夫就要赶快排精。图片因为处理以后,两个小时之后就要受精;如果卵子不熟的话,丈夫就可以晚一点排精。再不熟的话,等八个小时或者看情况,就是受精的情况。丈夫排精以后,通过我们的处理,让它们获得受精的能力。获得受精的能力以后,再把精子和卵子按一定的比例放在一起。然后到了第二天,大概是16小时到20小时之间。我们看它们有没有受精。就是看那两个像眼睛一样的圆核有没有在这个卵里面,如果受精了就继续培养。

640.webp (4).jpg

  记者:受精之后,受精卵还要在试管中培养几天?

  卢光琇教授:一般我们培养到第三天的时候,就看这个时候受精卵是否是从一个分裂成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一般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它的发育应该到了八细胞阶段。这个时候我们就把这个试管中的胚胎放到一个很小的移植导管里面,然后通过她的宫颈轻轻地放到宫腔,就是把它打到宫腔里面去。病人就在这里休息四个小时之后,她就可以回家了。

  (卢光琇同事采访):大家有时候在一起随便聊的时候就说,你们很有成就感。因为你们经常会有很多成果。因为一个个可爱孩子的出生,都是你们的一个个成果。而且你们这个成果每天都有 ,不断地再有。大家就更加觉得做这份工作是一种快乐。

  配音:如今,虽然试管婴儿的概念已经为普通老百姓所熟知,但对于其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有关试管婴儿的认识,仍有不少的谜团和误区。

  记者:试管婴儿是否会比正常出生的孩子聪明些?

  卢光琇教授:当然是可以选择的。比如说它有八个胚胎,那我肯定选形态上最好的放进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形态好就一定是优生了。外观看着好,也可能内部还有问题。这个只是说,我这个试管婴儿只是解决了你不怀孕及输卵管不通等等原因造成的问题,我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所以她生的孩子跟正常人生的孩子是一样的。

  记者: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是否也可以选择自己孩子的性别?

  卢光琇教授:因为要保持一个自然的比例,不能说男孩特别多女孩特别少,那样的话,将来社会就会乱,我们国家也规定不允许做性别鉴定。但是目前我们的技术,譬如说植入前诊断,完全能够在早期确定这个胚胎的性别,这个是很容易做的。我们只是为哪些人确定性别呢?就是为那些性连锁遗传性疾病。

  配音:在卢光琇所领导的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医院的机构设置中,有一个生殖伦理委员会的部门特别引人注目。所有到专科医院工作和学习的人员在进来之前,都必须经过一个生殖伦理学的培训和考试,从而保证所有的医疗行为都符合规定的伦理原则。

  记者:为什么要设立这样一个部门?

  卢光琇教授:因为这个试管婴儿技术、人工受精技术,所有的这些生殖技术——很多医学都涉及生命伦理学。比如说这个病人她不孕,那我必须告诉她你不孕的原因。告诉她不孕的原因以后,她就可以有很多的选择,治疗方面也有很多选择。

640.webp.jpg

  记者:她的这些选择是不是没有限制的选择?

  卢光琇教授:当然有限制。譬如说很多病人来说:“卢老师,我的爱人太矮了,长得不好看,我要用供精的精子来进行人工受精。”那我们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她丈夫自己有精子,自己丈夫有精子他又没有病,没有遗传病,就是说他没有影响后代健康的疾病,那我们是不能用别人的精子的。那我们要告诉她,因为你丈夫他有他的权利。即使要做也要双方同意,不能说我偷偷来做了。

  记者:就是说双方要有知情同意权。

  卢光琇教授:再譬如说男性来了,有的甚至说,卢老师你帮我,他没有精子,要做供精人工受精。但是这个事情他一直隐瞒他的妻子。他来跟我讲,他说:“卢老师你不要告诉我的妻子我没有精子,你就说我是用他自己的精子让他的妻子做受精的。”那我们就告诉他这不行,因为生育是两个人的事情,必须要双方签字的。另外的话,我们医生也不能说我根本没告诉你,就把别人的精子输给你。图片这也是不可以的。就是说病人必须要有知情同意权。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在知情同意的条件下,你要告诉他正确的选择:什么人可以做宫内受精;什么人做试管婴儿;什么情况下做显微受精。 第二个他的隐私权很重要。比如说试管婴儿接待日的时候,有些人要照相。我们一定要征求他们父母的同意:你们同不同意让你的孩子来参加这个电视节目?你们同不同意让记者采访?一定要他们同意了,我们才能接待你们记者过去采访他们。这个叫做隐私权。 另外有利于病人的原则:在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要选择最有利于病人的原则等等。

  配音:在接连攻克了几个试管婴儿技术的难题之后,卢光琇开始把目光转向另一个更具挑战性的领域:当时在世界范围内刚兴起不久的克隆技术。1996年,她所领导的研究小组成功培育出我国第一个核移植小鼠,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克隆老鼠。

  记者:据说在1996年的时候,你们就培育出了我国第一批克隆老鼠,比英国的科隆羊还早了整整两年?

  卢光琇教授:我们大概在1996年,我们就诞生了我们国家第一批克隆老鼠——生了六只。当初没有引起报界很大的关注。因为说英国的克隆羊没有出来,所以那个时候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后来我记得是1997还是1998年。1997年英国的克隆羊出来以后,你们湖南卫视还是哪里的记者,怎么我们在卢教授那里拍过几只老鼠——是克隆老鼠,又跑过来拍我们那几只老鼠。

  配音:有人把英国克隆羊的诞生看作是已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在此之后有关克隆人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许多国家也纷纷立法,禁止人类胚胎克隆技术的任何有关研究。站在世界克隆技术的最前沿,卢光琇认为有必要将生殖性克隆和治疗性克隆区别对待。

  记者:您认为生殖性克隆和治疗性克隆区别在哪里?

  卢光琇教授:技术一样,目的不一样。 目的不一样。目的不一样就是中子阶段。譬如治疗性克隆,到了囊胚阶段,发育到体外五到六天,我就要用它去建系,建胚胎干细胞系。 那么如果是生殖性克隆,就是把它放到子宫里去,让它长成个人。做克隆羊,有一个很大的突破:就是说衰老的高度分化的细胞只要回到卵子里面来,它就能够再重新启动,就像返老还童一样,就有这样一种可能,提供了这种技术的可能性。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真正生出了克隆人。为什么呢?因为有很多技术问题还没有突破。

  配音:1999年,卢光琇和她的研究小组成功构建了国际上第一个人类核移植囊胚,也就是世界上第一个人类治疗性克隆胚胎,这标志着为个人定制个性化器官已经取得了关键性突破。这项新技术比美国相关研究早了整整两年,一经公布立即引起国际社会的轰动。但卢光琇在多种场合反复声明:坚决反对进行生殖性克隆人实验。

640.webp (1).jpg

  记者:有人认为您是最有可能培养出克隆人的人,为什么您自己又不愿这样做?

  卢光琇教授:因为当时我建立这个技术的时候,好多人都讲:“卢教授你管他的,你放到子宫里面去,你将来是要做克隆人的。你会有名有利。”我说:“不行!”我说做为一个正直的科学家,如果为了自己的名和利,牺牲人类的利益。就是说科学是造福人类。

  记者:您仅仅是从道义角度考虑,才放弃生殖性克隆实验吗?

  卢光琇教授:因为从动物来说,生殖性克隆它出现了很多问题:一个早老;一个胎盘发育不良;它的肺发育不良;它的肠管发育不良。你说多少个流产率那么高,多少个克隆的动物出,它都是有缺陷的。那动物有缺陷的,了不起就不要了。你人生出来有缺陷怎么办?因为这个技术只是建立一个平台。但是对它的机理完全不清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克隆进去,就是说把体细胞克隆进去,会造成些什么后果?都不知道。

  记者:目前中国辅助生殖技术与国外相比处于什么水平?

  卢光琇:目前,中国在辅助生殖技术领域已经和国外没有差距,甚至可以说处于领先。这主要归结于2001年国家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它有效促进了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使其在研究、管理、运用上更加规范化,可以说近十年是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的腾飞期。

  据数据统计,在国内我们医院辅助生殖中心已成为国际上接受试管婴儿治疗人数最多、妊娠率最高的生殖中心之一,居国际领先水平,仅今年医院试管婴儿的周期数就已突破2万个,临床妊娠率率已突破60%;这一切都和医院现行的体制、医疗团队的技术水平密不可分。

  记者:选择辅助生意的人在逐年增多吗?流产是否会对不孕构成影响?

  卢光琇教授:中国拥有13亿多的人口基数,需求量一直都很大,以前是由于人民群众经济条件不允许、对该技术不了解等原因没能及时进行治疗;但近年来老百姓科学文化水平不断提升,大家逐渐了解了辅助生殖技术,从而会选择用科学的方法来解决不孕不育问题,使得前往辅助生殖医院看病的人数逐年增加。

  这些年通过临床诊断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当前许多食品、补品里的激素会导致儿童早熟,加上年轻人在避孕不成功的情况下进行人流,人流一次将导致不孕机率增加20%;同时,人们的思想观念转变为晚婚晚育,大龄产妇的人数在近10年里急剧增加,这些人都可能会成为试管婴儿的受众,这也是现在群众整体需求上升的原因。

640.webp (6).jpg

  记者:当前未育大龄女青年越来越多,是否会影响生育质量?

  卢光琇教授:现在许多人都推迟生育,认为三十多岁还很年轻,其实女性卵子最好、最多的时期是20岁,随后各项指标将会缓慢下降,到35岁将呈现直线下降的情况。

  因此,我希望那些年龄将超过35岁但还没有找到如意郎君的女性,可以提前将卵子进行冷冻保存,这样不但可以确保卵子的质量,也能增加以后优生、优育的机率;同时,男性也可以冷冻精子,为自己生育提供一份有效保障,我们做这一切的目标就是如何生一个健康的孩子。肿瘤病人在接受放疗后也能进行生育

  记者:中信湘雅医院近2年试管婴儿的成功率是多少?

  卢光琇教授:医院现在试管婴儿成功率已达70%左右,每一个试管婴儿的成功都包含在研究生的课题里面,我们针对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建立个体化的治疗,来解决各项生殖难题。

  当前大多年轻人都忙于事业,做试管婴儿人群的年龄也越来越大,这将会导致卵老化而使胎儿产生染色体方面的问题,所以针对这种四十岁以上的特点人群,我们对其进行植入前遗传学筛查,用芯片来进行诊断,通过比对染色体,来确保胎儿在母亲体内的健康发育。医院在去年年底运用这项技术后,受到大龄产妇们的一致好评,目前该技术成功率已达70%左右。

  同时,针对不同患者我也发明了几套治疗方案,其中运用最广的是《改良超长方案》,它用国产药代替进口药,使治疗成本降低了四分之一,而且成功率也较高。

  记者:生殖与遗传医院未来的研究方向、发展趋势怎样?

  卢光琇教授:当前中国群众对于辅助生殖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只要竭力不断地提高成功率,才能满足大众的需求。

  对此,我希望未来遗传学筛查技术可以不断发展,使目前只能筛选病人多一条还是少一条染色体的情况得到完善,在将来医院能筛选出染色体易位,并直接将治病基因组筛选出来,确保病人都能生出一个健康的孩子。在临床遗传学方面,截至2013年,医院遗传中心已为患者做遗传病基因诊断12530例,单基因病产前诊断614例,目前可诊断的单基因病达100多种;染色体检查12万例,进行产前诊断2300例。2014年1月至8月份,细胞遗传总工作量同比增长59%,分子遗传增长22%。

  同时,我的医疗团队已经开始关注肿瘤病人的生育问题,让肿瘤病人在接受放疗后也能进行生育。前段时间有一位患白血病的男性患者,在他做放疗之前我们医院先期保存了他的精子,在他结束放疗以后,他的妻子再到我们这里来做试管婴儿。

  另外像是乳腺癌患者做试管婴儿,以前医院是不做的,主要是怕造成不良后果,但现在我们通过实验知道了乳腺癌如果四年不转移,生孩子对病情还会有好处;这些都将是我们医院未来研究、发展的方向。

  记者:未来十年,您会将研究重点放在哪些方面?

  卢光琇教授:未来十年,我会注重观察医院试管婴儿的成长情况,现在我已持续调查了一百多个孩子,对于他们的发育情况也已建档归类,为以后的科研提供基础数据。同时,我们也会引进国外先进理论,对婴幼儿的发育情况做长期调研,通过对所有试管婴儿与正常孩子的各项发育数据作对比,以此来提高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同时,我一直在探索将中西医结合治疗方式运用到生殖与遗传方面,希望可以通过中医来缓解孕妇紧张情绪、调节她们的体质,并运用中医达到安胎保胎的目的。对此,医院目前即将成立中西医部,通过中医的临床治疗来制定专门的药方。

  同时,医院还将开展《母胎学》的研究,尝试在整个孕期对孕妇进行定期检查,密切观察胎儿的发育情况、检测表观遗传学的改变,最终指导孕妇能生出优质、健康的孩子。

  下一个十年我们医院会搬到新的医疗区,在那边将拥有一流硬件设施的医疗环境,以满足更多病人的看病需求。我将培养更多治疗遗传病方面的学生,打造高素质的辅助生殖人才团队,并培养出更多的博士、博士后,为我国遗传、生殖、干细胞的研究提供后备人才。

  配音:卢光琇多年的医生职业生涯,使得她在从事科学研究时更多是从解除病人痛苦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在她看来,治疗性克隆至少可以很好地解决目前器官移植手术存在的两大难题:器官来源上的困难和移植后出现的排斥反应。治疗性克隆的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640.jpg

  记者:在您看来,治疗性克隆主要可以应用到哪些方面?

  卢光琇教授:因为我将来是用这个治疗性克隆来提供细胞,来治疗病人。譬如说我们现在都是生一个孩子,一这个孩子将来得了白血病怎么办。现在你们也看到,我们配血很难,要从台湾的血库拿来血给这边的病人治疗。将来如果我们这个治疗性克隆技术发展很好的时候,像做试管婴儿一样慢慢变得非常普及,而且技术非常成熟以后,我愿意利用这项技术为病人服务。

  记者: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谈谈这项技术服务的前景?

  卢光琇教授:譬如说做试管婴儿,就是说每个妇女,我取了她的卵,我取了八个卵,我放进去两个她就怀孕了,可以生下一个孩子了。剩余的六个卵我就可以给她做干细胞建系。建系之后将来可以治疗这个孩子。或者是你自己将来得了什么病,需要干细胞的时候也可以从这里面得益,因为这是来自于你的卵子和精子。这样至少会有一半的组织相同性抗原,所以这样的话,匹配的机率就会增多。那么现在的话,我们就希望将来能够形成像做试管婴儿一样,不断的一个产业,能够做为一个临床治疗的一个项目,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

  以上就是“上海生殖专家卢光琇教授生命如花的专访回答内容!”的有关内容了,您如果还有其他寻求最专业的医疗帮助,可联系我们,直接与被称为“试管婴儿之母”的卢光琇教授上海团队进行沟通,全国免费官方热线:4006-031-796 / 17702122021(同微信)”。致力于为每一位准爸妈提供全方位的试管婴儿受孕服务!

  详情请访问  卢光琇  http://www.luguangxiu.com